月经不属于女人

谈性说爱2018-07-06

 

 

你也对月经欲说还休吗

 

你也在买卫生巾时遮遮掩掩吗

 

你也为控制不了月经而自责吗

 

可一直以来

 

都是谁在定义月经呢?

 

绝大部分女性一生中都有漫长的时间需要面对月经。月经作为一种生理现象,可能会给女性带来一些困扰,也可能不。但重要的是,“月经禁忌”的文化远不止于生理现象。极端一些的传统中,人们视月经为不洁乃至不祥之物,甚至会限制经期女性的活动范围,以免带来“霉运”;生活中对于经期女性的污名随处可见,关于女性经期的段子一搜一大把。一个来着月经的女性常被认为是情绪不稳、能力不佳、智商欠奉的。那么,如果来月经的是男人呢?

 

40年前,北美女权主义先行者葛罗莉亚•斯坦能写了一篇文,探讨假如男人有月经,那世界会是个什么情况。答案很清楚,月经会成为男人优越性最不可撼动的证明,会成为男人支配女人最强大的理由:

 

“只有男人能够从军——你必须先流血才能取得敌人的血。

 

占据显赫的政治地位——女人能够在缺少由火星决定的固定周期的情况下拥有侵略性吗?

 

成为神父、牧师——女人要怎么为我们的罪奉献自己的热血?

或成为法师——女人缺乏一种每月的杂质涤除仪式,因此是不洁的。”

 

斯坦能想以此说明,男性并非因为“不来月经”就比女性更“干净”、更聪明、更稳定。当这个世界是由男性掌握话语权力时,男性的任何特质都会成为男性何以比女性“更强”的注脚,反之亦然。就像直到今天仍有许多人认为女性不适合“做大事”,就因为她们会来月经。

 

倘若再往前一步,看待男人与月经的关系,便会惊异地发现,事实不是“假如男人有月经”,而是“男人一直有月经”。因为在男权体系中,一直是男性在“阐释月经”。

 

这一套阐释的话语从根本上否定了女性的身体,也否定了女性。从这个角度而言,月经是属于男人的。

 

男权体系说,月经是麻烦,它让女人一个月里总有那么一两天,不能全力为单位卖命、不能当一个完美的好妻子和好妈妈、不能向社会贡献出与往常一样的GDP。

 

许多女性潜意识里认可了这一套说辞。女性主义的不同流派对月经都有不同的阐释,自由主义女性主义认为月经会成为你与男人竞争的绊脚石;赛博格女性主义宣称不要说我们不想要月经,我们连女人的身体都不想要;生态女性主义责备卫生棉耗费了大量资源,对环境造成了巨大污染;酷儿女性主义则假装女人没月经,甚至假装世上没女人。

 

如果说这些理论对尚且不能从生活层面上影响女性,仍然有太多女性接受了现有的月经话语,并苛求自己了。经期的女性身体冷热交替地躺在卧室床上,心里惦记着还没做完的功课、或写了一半的论文;痛经严重却需要为没能好好完成工作而自责;面对重要场合,一些女性求助于避孕药以跳过月经对自己的干扰。

 

我们知道,通过现有的医学技术,许多女性确实可以选择不来月经——这当然是需要被尊重的自由选择。可在女性真正掌握关于月经的话语权力之前,是否来月经的选择真的是自由的吗?

 

不来月经的女性并不能被排除在有关月经的话语之外。来着月经的女性需要面对污名,不来月经的女性也是一样。诚然每个人都知道任何年龄的男性和女性都会受激素波动影响,但“更年期”这个词,以及“更年期”背后那些关于狂躁不安、歇斯底里、失去性吸引力的内涵,都是仅属于绝经的女性的。

 

女明星们疯狂地摄取各种营养素,以延缓更年期的到来,六十岁的人扮演十七岁的少女,一再向观众暗示:我还年轻,还很年轻,满脸胶原蛋白你看不见吗?

 

公众也懒得观察女性除此之外的价值了,哪怕是两位中年女政客,媒体的关注点都在她们的腿有多长皮肤好不好上。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与苏格兰首席大臣妮古拉•斯特金谈判

媒体的关注度在她们的腿上

 

就算你已经不来月经了,你仍然需要面对诸多规训。你很难解释这是为什么,却不得不试图去遮掩你不再来月经的现实。

 

男权体系还说,月经是女人的私事,连私事都处理不好的女人,哪有能耐应对公共事务?你看看伊万卡·特朗普,娱乐界、商界、政界轮流走,什么时候被月经这等小事困扰过?你情绪不稳,你无精打采,那统统都是你的问题。

 

既然是私事,女性便需要拿出努力对抗月经可能会有的负面影响。这负面影响倘若稍有失控,便容易受到谴责。

 

月经是女性的共同命运与共同经历,我们承受有关月经的一切,却似乎永远孤独。即使现在月经对我们的生活造成的影响逐渐变得可控,但关于月经、关于女性的话语却仍不属于我们。

 

男权的体系定义诠释着月经,我们在这套体系中需要不断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也不想来月经、证明自己并不会被月经影响生活、证明自己也不会被绝经影响生活。可荒谬的是,我们越是自证,就越是把一部分女性从“月经共同体”中踢了出去。

 

我真的受够这一切了。

 

我想把属于我们的月经话语权拿回来,只有我们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才能够定义和阐释月经。不要再试图去证明什么了,月经是最正当也最正常的现象,这一点无需证明。

 

本期内容摘自谈性说爱,内容著作权和署名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