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身边有个擅长指责的人,你只需要这么做…

壹心理2017-06-09

 

 

01

 

世界上所有的行为只有两个目的——「表达爱」或「索取爱」。

 

无论你或你身边的人在做什么说什么,看起来多么的过分多么不不可理喻,归其根本,这里面的动机,不是在给予爱,就是在索取爱。

 

而根据量子纠缠原理和关系的互动叠加法则,一旦一个人A开始表达爱,另外一方B也开始表达爱,B给予越多,A也开始给予更多,因此进入给予爱的正向循环。

 

反之则进入索取爱的负向循环,A索取,B就索取,然后A索取更多,B就索取更多,周而复始。直到其中有个人开始成长,找回智慧,不再参与玩这个游戏。

 

关系里所有让你感觉到难受痛苦的只有两个原因,并且它们常常同时发生。

 

对方在向你索取爱,并且你不愿意给。

 

你在向对方索取爱,但对方不愿意给。

 

爱的表现形式有很多,例如:理解、陪伴、肯定、欣赏、关心、赞美、支持…

 

那么索取爱的表现形式有:抱怨、讽刺、辩解、指责、讨好、批评、控诉等等。

 

不愿意给的理由归根结底就两种:

 

我认为不够,给不出来,我期待对方给我。

 

内心的声音大致是这样的:凭什么要我给他爱啊?我都觉得我不够被爱呢!为什么他不给我呢?应该他给才对。

 

对对方有评判,不想给。

 

内心的声音大致是这样的:我看这人不顺眼(我就是看不惯他这样的行为),我不想给他爱。我就不让你如愿以偿,我要让你知道你这样是错的。

 

这里的爱是一个大范畴的统称,大家可以自行带入你目前的个人主题,例如:凭什么要我给他理解啊?我都觉得我不够被理解呢。

 

有读者留言说TA的妈妈常常指责自己的话是:你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你看你有什么用。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这种指责就是典型的对爱的索取。这个妈妈内在自我价值感很低,力量不足而产生很多恐惧。

 

这种恐惧演变成对未来的焦虑,对他人眼光的敏感自卑,而这份恐惧就变成对旁人的索取,表达出来大概就是:

 

我其实很软弱,很多不确定的事情都会刺激我,让我焦虑慌张,我很需要安全感,而你表现的稳定、可靠、完美会带给我安全感,我很需要你为我做这些。

 

并且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是胆怯恐惧的,我通过愤怒和责备的方式来掩饰我的软弱,因为至少责备会让我看起来比较强大。

 

攻击是一种愤怒的能量,愤怒是一种次生情绪,是为了掩饰内心底层更为精微的情绪。

 

例如,尴尬,无力感,委屈,慌张,焦虑等感受,通常这些感受当事人都不喜欢,也不想面对,更不愿意表达,他们通常会把这个情绪演变成愤怒释放出来。

 

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些更早期精微情绪的存在和那个演变的过程。

 

02

 

给大家讲一个我和我先生的故事。

 

好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就和现在差不多,挺热的。他出差了两天。

 

结果他走的第二天家里空调就坏了,我就给他打电话,问他,空调坏了,我是直接打电话叫人来修还是等你回来看看。

 

他说我明天下午就回,你们今天就在另一个房间睡,我回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我说好。

 

他回家之后休整了一下,就搬了个梯子去弄空调了,嘿咻嘿咻捣鼓了几十分钟,满身是汗,结果空调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他越弄越烦躁,最后彻底放弃,从梯子上爬下来。我问他怎么样,弄好了吗?

 

结果,他皱着眉,劈头盖脸就对我说“我在家天天用空调都没坏,怎么我刚走,你就把空调搞坏了!?”

 

我一听就爆了,又委屈又生气,心想,这么说太过分了吧,空调正好这个时间段坏了,只不过我碰上了,关我什么事!

 

我张了张嘴刚想反驳,突然看到他满头的汗珠,过去上课成长这么多年所带来的改变在这一刻又发挥了作用,在我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瞬间有一个清明的觉察进来。

 

我意识到这一刻先生攻击的并不是我。

 

他因为修不好空调,而体验到了强烈的挫败和无能感。

 

而这种感觉,是他并不想面对的,也不喜欢的这个修不好空调显得很无能的自己。

 

所以他把这种感觉用指责掩饰过之后丢出来给我,因为指责的自己至少看上去比较有力量。

 

那一刻这个内在的过程我看的清清楚楚,就像上帝俯瞰人间一样了了分明。

 

我知道,他的愤怒其实和我无关,并且他这一刻需要的是理解和安慰。当看明白这些时,我的愤怒瞬间就散去了。

 

当然我写出来是很长一段,但是当时这个过程大概就1、2秒钟。

 

所以当他气势汹汹的对我说“我在家天天用空调都没坏,怎么我刚走,你就把空调搞坏了!?”时,我呆呆愣愣的看着他2秒钟(这个过程内心在快速的觉察和转化)。

 

然后“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我抬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说,你又不是蓝翔技校毕业的,空调弄不好就算了,你有那么多地方都那么牛掰,不用把时间花在这种小事上,一会儿我们打电话找真正的技工师父来修。你赶紧喝点水休息下吧。

 

那一刻我感觉到,刚才被用来掩饰愤怒而撑得鼓鼓硬邦邦的先生好像突然漏了气一样,瞬间就变得柔软下来。

 

然后他的觉察也回来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模式,说:对不起,我刚才修的不顺利,自己很烦躁,把气撒到你身上了。

 

我说,我知道,没关系,刚才有一下下不舒服,但我知道你不是针对我的。然后我们就给了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亲吻,(此处省略一千字肉麻情节)…

 

因为有一个人开始改变自己的自动化反应,快速的把觉察带进来,本来险些变成一场战争的情节就变成一个让彼此更加亲密和真实的甜美的故事。

 

03

 

试想一下,如果那一刻我丧失了自己的觉知,任由自己的自动化反应发生会怎么样?

 

他:“我在家天天用空调都没坏,怎么我刚走,你就把空调搞坏了!?”

 

我:“你有毛病吧,这种事儿能怪我吗。你有本事你不也没把空调修好吗?”(狠狠一戳,正中靶心)

 

他被戳中了正想掩饰的部分,更生气了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电器插头用完要拔掉,你就是不改,你要不这样空调能坏吗?我出差累的半死,回来都没休息一下就修空调,你什么态度!”(控诉)

 

我看他翻旧账更生气:

 

“又不是我要你自己修的,是你自己说不用打电话的,自己爱逞能怪谁啊!”(再狠狠一戳)

……

有没有觉得这段对话很熟悉亲切?

 

好,我就不继续演绎下去了,因为如果继续这么吵下去,可以把三个月前的事情,半年前的事情,五年前的事情都扯出来。还会把孩子,把你妈,你姐,你哥你妹你大爷…这些有的没的都扯出来。

 

所有那些吵架吵得天翻地覆的人,到最后你问TA,你们当时是为什么事情开始的,绝大多数人都不记得最初是怎么吵起来的。

 

因为吵的根本就不是那个事儿,吵得的是态度,吵得是自己内心没有被满足又无法真实言表的对爱的渴求。

 

所以面对这种类型的指责时,你要做就是洞察出对方这一刻想要的是什么,给出对方需要的理解,感激,支持等就行了。

 

本期内容摘自壹心理,内容著作权和署名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