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认为是朋友的人里,一半的人并不把你当朋友

KnowYourself2017-05-25

 

 

就友情这个主题,我们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我们为什么越长大越孤单?科学这样看成年人的友情,分析了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友情会呈现出不同的特点。从成年早期开始,特别是在25岁以后,我们的朋友就开始不可避免地持续脱落(并且我们能够更自然地接受这一点),脱落朋友的时机往往是人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比如恋爱、结婚、离婚等。

 

与此同时,我们交朋友的难度又明显地增高了。当你年幼的时候,在操场上玩耍时很容易就走向另一个玩伴,问Ta是否可以和你成为朋友,但如今,你很难想象这种事。

 

在成年人的定义里,友情到底是什么?当我们已经不再是孩子时,特别是在成年早期,应该如何开启和维系友情?今天的文章会深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成年人交朋友到底有多难?

 

先来看一组相关的研究结果:

 

1. 在你认为是朋友的人里,一半的人并不把你当朋友。

 

当我们称一个人为自己的朋友时,往往默认这段关系是相互的。但研究证明,有一半的人都只是误以为自己和别人是朋友。

 

2016年3月的一项研究针对同班的大学生做了调查,让他们给班里的每个同学分别打分,0分为“不认识”,3分以上是“朋友”,5分为“最好的朋友”。同时,他们也要写下对方可能对自己的评分。有趣的是,在1353对被认为是朋友的关系(即有一方打出了3分以上)中,94%的人认为对方也会给自己打出3分以上的分数。然而实际上,只有53%的人真的会收到对方3分以上的评价。

 

2. 异性恋男性害怕主动与同性交友会被当成同性恋。

 

纽约大学教授Irene S. Levine研究称,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男性和女性在友情上的烦恼和压力不同。

 

女性会因为没有朋友而感到更大的压力,因为她们认为自己会因此受到社会的负面评判——社会对女性的期待是“在友情方面更为擅长的”。

 

而男性不太会因为没有朋友而不开心,但一些异性恋男性会烦恼于如何主动向他人发出建立友谊的信号。马里兰大学教授Geoffrey Greif分析称,这是因为他们“不想被认为自己很脆弱”,而且如果向同性发出交友信号,也会害怕被误以为有同性恋倾向。——这显然和社会对男性同性恋者的污名化刻板印象有关,这些异性恋男性把“同性恋”与“脆弱”以及“男性气概不足”联系起来。

 

3. 智商越高的人,越不愿意花时间和朋友在一起。

 

2016年2月的一项英国和新加坡学者的合作研究,基于对1万5千名18-28岁的调查对象的调查结果进行了分析,发现拥有更多亲密朋友的人会更快乐——但有一种情况除外:当他们的智商比较高时。那些智商更高的人需要更多独处的时间,如果他们将更多时间花在朋友身上,会很不开心。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他们需要减少社会互动来专注于长期的目标,以及保持更多的智力上的刺激。

 

成年人友情的特点:复杂

 

1. 成年人的友情是复杂的

 

成年人的友情会变得非常复杂。如果说儿时友谊往往是出于情感、彼此欣赏、玩得来;长大后的友谊还会受到资源置换等利益因素的影响。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Alexander Nehamas形容说,成年人的友情很像是艺术,它并不总是“好的”,也不是完全道德的,相反会包含很多复杂的、不道德的部分。有时候,人们的关系甚至是亦敌亦友的,韦氏词典现在已经收录了一个新词“友敌”(Frenemies)来形容这种关系:就连最亲近的朋友也可能会互相伤害,而这甚至不妨碍他们继续做朋友。

 

但同样,Alexander Nehamas说,“我们喜欢朋友的方式,和喜欢艺术的方式是相同的。”它可能包含了很多伤人的、不平等的、不道德的部分,但它仍然是美的、吸引人的。

 

2. 成年后我们在不同的朋友圈里展示不同的自己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我们身边不再只有一种朋友,而是会拥有不同的朋友,在不同的朋友面前,我们也会分别展现出不同的状态。“成年的我们拥有很多种特质,它们无法被容纳在某一种关系当中。”我们会发现,自己不同的朋友探讨的话题是不同的,甚至在他们面前自己的性格都是不一样的。

 

Alexander Nehamas说,正是和不同的朋友的相处过程,也反过来使我们变得更丰富,“每一个朋友都将我们推向不同的方向。”

 

如何能使成年人的友情产生和持久?

 

1. 开启友情:非主动接触

 

在上世纪50年代,社会心理学家Rebecca G. Adams根据一系列研究结果提出,开启一段友情需要3个条件:

 

一是接近性(proximity),指物理上的接近;

 

二是反复的、无计划性的互动,你们要有经常接触的机会;

 

三是能够鼓励人们放下防备、对彼此吐露真心的环境。

 

其中,接近性和互动使你们得以熟识,自我暴露、对彼此吐露真心则使你们从熟人变成朋友。

 

1950年,社会心理学家Festinger做了一系列相关研究。他认为,无论是在人生的哪个阶段,大量的“非主动接触”(passive contacts)都是一段友情得以开始的关键。它指的是,一些人自然地反复在你身边出现,同学、同事、邻居等。

 

心理学中也用“多看效应”(mere exposure effect)来形容这种现象。多看效应指的是,单纯的反复暴露就会影响你对被暴露物的印象。实验显示,如果个体一开始对于被暴露物的印象是正面或者中立的,反复暴露会增强个体对被暴露物的好感。而如果个体一开始对于被暴露物的印象就是负面的,反复暴露则会增强个体对被暴露物的反感。

 

我们没有特殊印象的陌生人,一旦反复在我们面前出现,我们对其的好感程度就会超过那些不经常出现的人。这是非主动接触会促使友情开始的原因。

 

但在成年以后,我们可能不像小学、中学阶段那样,和身边的人有长期、持续、且频繁的互动;工作以后,我们经常离职,和同事的关系不容易真的走得很近。因此,对于成年人来说,更有可能的交友场所是所在的社区,或者参加健身课程、俱乐部活动。

 

2. 友情真正开始建立的关键:自我暴露

 

而当两个人由于接近性和大量的互动而开始熟识后,他们还算不上是“朋友”,而只是“熟人”。从熟人关系(acquaintanceship)走向友谊的关键,是自我暴露。

 

“从熟人变成朋友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自我暴露的广度和深度的增加。”加拿大温尼伯大学的Beverley Fehr表示。这个过程往往是这样的:当你们保持经常的见面后,有一方会先冒着暴露个人信息的危险,去“测试”对方是否会有相应的回应。如果双方都愿意进行自我暴露,就像是一把打开友情的钥匙。

 

在青春期时,朋友间的自我暴露是非常迅速和猛烈的,但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如果想要交到真正的朋友,自我暴露不是越快越好,深度和速度都需要适度。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心理学教授Arthur Aron实验了如何能在45分钟的时间内使人们达到“人际上的亲密”。他发现,发展出友情的关键是“循序渐进地暴露私人信息”——即便是在短短45分钟的时间里也是如此。

 

“分享需要适度,过度分享会被认为是片面的、压倒性的、不恰当的社交。”那么,如何辨别出自己的分享是过度的呢?Arthur Aron说,观察对方的反应是一个好方法,如果你发现对方有些紧张、不安,或者不知道如何接话,就说明你可能在进行过度的自我暴露。

 

Arthur Aron试验了多种沟通的模型,最终开发出了一个在短时间内最容易交到朋友的问题模型,其中包括3组问题,每组12个。

 

第一组问题是带一点私人性质的,比如“在打电话之前,你会预先练习将要说出的话么?”“你上一次对自己唱歌是什么时候?”等;

 

第二组则更私人,比如“你最恐怖的记忆是什么?”“有什么事情是你一直以来梦想做的吗?为什么你还没有做它?”等;

 

最后一组则是最为私人的,比如“你上一次在其他人面前哭是什么时候?”“在你的家庭中,谁的去世会让你最难过?”等。

 

通过这些问题引发循序渐进的自我暴露,最容易使人们打开心扉,成为朋友。

 

3. 维持长久的友情:懂得如何付出与索取

 

当你开始与另一个人建立起友情时,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则是对友情的维持。

 

1995年,Beverley Fehr发表了《友谊进程》(FriendshipProcesses)一书,分析了友情在成年早期的发展过程。她的研究认为,当成年人的友情进入到维持阶段时,我们不再需要物理上的接近和反复的互动,搬家、异地都不是一份长久友情的障碍;朋友的“实用性”也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实用性”指的是作为朋友能够给到你的实际的帮助,比如借钱、借车给你,或者帮你办一件事。这些都对于维持友情来说无足轻重。

 

Beverley Fehr发现,维持友情的关键是:建立一种成熟的、直觉性的理解,去给予和索取亲密感。

 

“那些面对另一方的自我暴露时,明白该说什么样的话去回应的人,会拥有更稳定、更令人满意的友谊。” Beverley Fehr说,从成年早期开始,在友情的维持中,长久的朋友是那些愿意随时提供帮助,但却很少逾越界限的人——Ta知道如何表达接纳、忠诚和无条件的支持,什么时候该腾出沙发给你,什么时候该给你一个拥抱。

 

而那些总对我们的衣橱、伴侣、电影和艺术品味有着太多的意见,对我们的生活喋喋不休的人,属于过于逾越界限,他们很难成为我们长久的朋友。

 

4. 成为最亲密的朋友:支持彼此的社会认同

 

如前文所说,朋友也分为很多类型,在你所有的朋友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会成为你的密友,他们几乎是你最亲密的人,你们对彼此的期望是“超越了一般朋友的职责”的。

 

在成年人最亲密的朋友之间,联系他们的纽带又是什么呢?2005年,社会心理学家Carolyn Weisz和Lisa F. Wood研究发现,不同于青春期,在成年以后,成为密友的关键是“支持彼此的社会认同(social identity)”。

 

社会认同,是Tajfel在上世纪70和80年代提出的,它指的是“个体认识到Ta属于特定的社会群体,同时也认识到作为群体成员带给Ta的情感和价值意义。”社会认同可能是你的宗教信仰、兴趣小组、特殊经历群体(如留学生)等,而不是来自哪个省,或者你的体重多少等。

 

支持彼此的社会认同,指的是认可和支持对方对自己的社会认同——你了解Ta认为自己属于哪些社会群体,你了解作为这些群体成员带给Ta的情感和价值意义,同时你认可和支持这一切。

 

Weisz针对大学一年级的新生在他们四年的大学生涯里做了跟踪调查,重点研究友情持续时间、亲密程度与三个变量的关系:接近性、联络频率、以及支持对方的社会认同的程度。结果发现,接近性、联络频率和社会认同支持这三个因素都能够预测友情的持续时间,即两个人越接近、越经常联络,给对对方社会认同的支持越多,友情都会越长久;但只有社会认同支持一项,能够预测人们是否能成为最亲密的朋友。

 

一项对乳腺癌病人互助组的研究显示,当病人康复,重新回到自己的职业身份和家庭身份时,她们仍然会保持着和互助组中的朋友的紧密情感联结。因为他们了解彼此作为癌症病人这一群体身份的感受,他们也支持彼此的这一社会认同。

 

对彼此的社会认同支持,可能是在双方有着一样的社会认同的情况下发生,比如在同一个互助会或者俱乐部里,但是也并不一定。Weisz发现,大量的社会认同支持也往往来自那些和你不在同一个群体内的朋友,但他们能够对你的社会身份进行确认,比如他们会说“你在为自闭症孩子提供志愿服务,太棒了”,或者“你是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

 

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对我们社会认同的确认有助于提高我们的自尊水平。——我们所做的事、经历、价值观等得到了确认、理解与支持。这或许同时也意味着,如果你觉得自己缺少密友,可能与你没找到自己的社会认同有关。

 

希望KYer能够成为你的社会认同中的一种,因你我虽素未谋面,却早已是亲密战友。

 

本期内容摘自KnowYourself,内容著作权和署名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