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

玮夫雯斯基2017-04-21

 

 

老江是我一个朋友,她号称自己是一个独立女性。

 

我问她,你觉得什么才算是独立女性?

 

她说:“把婚姻当做调味品。”

 

我觉得这话有点儿意思。

 

老江敢爱敢恨,之前喜欢一个男人,追了一个奋不顾身,大吼非得拿下不可,后来确实是拿下了,拿下之后,发现好像也没有那么爱。

 

想撒手了。

 

前任男友对她很好,好像找不到借口去撒手。然后老江开始有点儿作,故意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愣把一段刚刚热乎的感情断在了一次夺命追魂CALL。

 

老江说:别说我绝,大家都这么干,在一起,图个乐,如果两个人不开心,有什么必要呢?

 

老江说这得算报应。

 

我知道,老江想起她的初恋,爱生爱死,一段孽缘,结果男人说不爱了,然后,就不爱了,怎么求也没用。

 

老江点了根烟,那次失恋之后,老江就学会了抽烟。

 

你别笑我,我没在身上烫伤疤。现在我一个人。一个人哭,一个人笑,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不是不适合跟任何人一起,有时觉得,好像和谁都可以,好像和谁都不可以。

 

很矛盾啊。

 

老江接着说到:有时看电影,煲剧,或者看书,忽然很想有一个人陪在身边,我爱他,他爱我,简简单单,脑子一清醒了,又觉得爱情是个屁!哪天就不爱了,还硬绑在一起,看着就烦,没必要,还不如一个人。

 

你说我要不要养条狗啊?

 

我是不是有病?老江苦笑。

 

闺蜜老刘前段时间老公和她摊牌,说要离婚,她抵死也不从,现在倒好,老公搬出去了,老刘一个人待家里,天天以泪洗面。当初就觉得那孙子不是好东西。结婚三年,孩子两岁,老刘天天给他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可倒好,出轨了。还咋咋呼呼说是真爱,净身出户也要离。

 

老江接着掏了根烟。

 

我骂老刘,你说,当初工作好好的,要不辞早就上主管了,当初一脸腻歪要回家做一个全职太太,现在倒好,出来工作也没办法,还带着个孩子。我问她能不能忍受没有爱的婚姻,她摇头。然后说了段特憋屈的话,不想孩子没有爸爸,毕竟他是孩子他爹。

 

现在很多女性都这么想,我插了句。

 

想个屁啊!少拿孩子背黑锅!鸡飞狗跳,大吵小闹的家,算个屁的家啊,形式完整又怎么样?受苦的还不是孩子!还不如有一个单亲家长对自己好就行!我就是个例子!从小到大,我家就是一个战场!你说,我帮谁?我跟谁?我活得多小心你知道么?

 

那根本就不算一个家。

 

我忽然有点儿理解老江。

 

说白了,老刘也不爱她老公,至少现在是不爱了,现在,她就是怕!怕找不到工作,怕跟不上职场,而且,孩子还得自己照顾,其实这还不是她最怕的,经济上她没有问题,她怕的是;离婚的身份,她怕的是;别人的眼光,没有家,没男人,好像就不完整了,事业,健康,容貌,身材,全都没用,我很清楚她怕这个。

 

老江看得很准。

 

现在到了年龄急急忙忙要找对象结婚的人,还有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什么都能忍着,只要不离婚就行了的人,太多了。

 

由古至今,就是如此,中国人如此地害怕孤独,孤家寡人可不是一个好词儿,大龄女青年,大龄男青年,尤其是在小地方的,三十多,四十多不结婚,是会被人当做怪物看的,被称为老姑婆,老光棍,所以,那些受不了压力的人们,就会躲进一段关系里面,哪怕这段关系再糟糕,再压抑,可能也会比一个人要好些。

 

众所周知,西方人谈到找对象,他们找的是自己的肋骨,所以一定要找到适合的,否则会排异的,东方人讲的是成家,前提是形式上必须要完整,至于有没有感情,幸不幸福另说。

 

好在现在这种状况正在改变,尤其是城市里,单着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要学会去面对孤独。我对老江说:如果我们可以去摆脱来自外在的看法和压力,静下来问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不紧不慢,不急不徐,就能够明白什么才是我们心里真正想要的东西,能和自己达成和解,接下来的爱情也好,事业也好,你能想清楚了这些,就不会害怕了,一旦你能不再害怕,那么,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好办起来。

 

反正,现在结婚这事没人能够催我。老江昂起了头,以前老觉得害怕这害怕那,现在不这么想,爱情,我也要学着去找肋骨,找个不排异的,不用装,不用作,都能舒服的处着的,如果没有,那就一个人先过好。

 

其实我现在工作做得挺好的。

 

嗯,那不错,狗还养不养?

 

本期推送内容摘自玮夫雯斯基,内容著作权和署名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