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乱性”的真相是什么?

壹心理2017-03-31

 

 

酒乱性,色迷人。君不见有多少文人雅士,饮酒作赋,逞一时意气,得罪权贵,惹得自身受苦;君不见有多少壮士英豪,气拔山河,图口舌之快,喝酒误事,弄得国破家亡;君不见有多少高官显贵,旧时王谢,被酒色所惑,纸醉金迷,惹火上身。酒究竟对人体有着怎样的作用,使得人们既为此着迷又因此误事呢?

 

一、神经系统控制行为,而酒精抑制神经系统

 

酒最主要的成分就是酒精,学名是乙醇(C2H5OH),酒精在神经药理学上的分类是中枢神经系统抑制剂。说到这里可能小伙们会不理解,因为根据日常经验,喝了酒的人话多,行为比较容易冲动,酒明明就是兴奋剂啊,怎么说它是抑制剂呢?

 

习惯喝酒的人可能都知道,少量地摄入酒精会产生一种很放松的感觉,而大量摄入酒精,不同的人因为自身代谢快慢的不同反应各有差异,有的人是呕吐不止,有的人是昏睡不起,有的人就是撒酒疯。酒精作为中枢神经系统的抑制剂,当它还没有被我们的肾和肝等代谢器官分解的时候,通过血液流经大脑,遇到神经元,会不加区别的与这些神经元上的神经递质受体结合。

 

我们的神经系统在传递信息的时候,不同神经元之间是通过化学递质来传递信息的。酒精抢先与受体结合,那么携带信息的递质就没有办法将信息传递出去,从而削弱了神经系统信息传递的功能。

 

从中枢神经系统发出去的信息主要是用于控制我们的行为的,这种控制既包括我们要怎么做,还包括我们不要怎么做。举例来说,有些事情我们在平常场合是不会做的,比如开着车横冲直撞、公共场合又哭又闹之类的,这是因为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控制着我们不让我们去做,可是现在中枢神经的指挥都失效了,所以酒疯就撒出来了。

 

说话也是一样,我们都知道言多必失,所以平常都控制着自己谨言慎行,现在酒精上脑,就一股脑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相信“酒后吐真言”,套话之前,也都说“先喝两杯”。

 

二、酒精对性的影响

 

1976年,法卡斯和罗森(Farkas & Rosen)发现 BAC (Blood Alcohol Concentration,血液中酒精浓度,单位为百分比)达到0.025的男性(就是小酌了几杯,行为举止和常人无异),性反应会略微提高,对刺激会更敏感(注:我国法律定义BAC在0.02到0.08为饮酒驾车,超过0.08为醉酒驾车)。但是当BAC超过0.05 时,男人的性反应就会直线下降,变得不敏感,注意力涣散。

 

1979年,另一项(Malatesta, Pollack 等人)让人羞射的研究发现,当BAC 达到0.06时,男性志愿者们自慰射精所需的时间显着延长,而当BAC 达到0.09时,很多志愿者就干脆没法射精了(BAC 达到0.09的时候,人会变得感觉迟钝,离发酒疯只有一步之遥)。不过无论如何,只要不是烂醉如泥不省人事,喝酒对男性勃起并无显着影响。

 

即使喝酒并不会影响男性雄风,但酒精却可能导致床上效果欠佳。因为酒精不仅能抑制中枢神经系统,而且能够麻醉男女双方性器官的细胞组织,所以饮酒超过一定量后,虽然床上时间会有所延长,但双方都不敏感,很难达到高潮,何苦来哉?

 

三、酒后乱性是真的吗?

 

我们现在了解了酒精对人体的作用,那么酒后乱性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我们的文化中,“性”首先具有一定的禁忌性。性是我们存在的最基本的一种生理需要,是人的本能。但是另一方面,不加限制的性又会对我们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社会结构产生巨大的冲击。我们知道,人类的文明能够发展到今天,家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一书中提到,人类文明的进程就是对我们的本性不断压制的一个过程。在弗氏的理论中,这种对本性的压制任务就需要凭借一个强有力的“自我”来完成,“自我”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一个监控者的角色,会时刻关注着我们的行为是否是符合时宜的,如果不符合,就会将这些行为压制在我们的潜意识里。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就类似于这样一个监控者,所以当我们因酒精而对自身的监控削弱的时候,压抑在内心里的最原始的冲动就会喷薄而出。性作为一个社会禁忌,是被压制的最严重的,所以它的冲动也就表现的愈发强烈。

 

酒精,可以使人短暂的从现实中挣脱出来,但是当你一觉醒来发现给自己惹来多大的麻烦事的时候,你就会后悔自己前一天晚上为什么要喝的烂醉如泥了。

 

本期内容摘自壹心理,内容著作权和署名权归原作者所有。